一个小号,没有大号。

十年前与十年后的师兄弟。ummmm不太会把握小孩子的年龄,总觉得不对劲。

燕云师兄小时候是朔雪马尾+破军衣,没有为什么我喜欢_(:з」∠)_

滚滚真可爱。

补充设定。

我们仍未知道那个炮的名字系列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师父年轻时也是外堡同辈弟子中的翘楚,也做过天涯策马、快意恩仇的江湖梦。后来同他们讲十六岁出蜀游历,年少轻狂,爱恨情仇样样不肯含糊,以为黑白对错也能像机关运转一样算个清楚;后来懂得其中荒唐,机关算尽也拼不出人心的模样。浑浑噩噩转回蜀中,顺手捡了路边被弃的娃娃,一大一小相顾落魄。直走到竹间小路尽头,听见唐家集的热闹,才恍觉大梦初醒。
二十六岁上师父开始带徒弟,在堡内领了差事,终不再出蜀。那个路边捡来的娃娃就是门下大师姐,也是师父最亲近的弟子。
小师弟被带回来那一年,大师姐二师兄正在江南游历,三师姐也快到独当一面的年纪,只剩排行老四的他还在对着木桩练习准头。师父叫他回去吃饭,腿上挂着个豆丁似的娃娃,据说是从成都古墓边上拎回来的,瘦瘦小小,眼睛却很亮,乖乖看着他不说话。
师父向来不爱管他们。从那之后他就多了个小尾巴,走到哪都跟着,跟不上了才很小声地喊他师兄,小心翼翼的样子让谁看了都不忍心扔下他。
那年他也不过十岁出头,每日去堡里听先生讲课,参加集体训练,做日常的打杂任务,也开始研习师父给的机关图。小师弟不能一直带在身边,四岁的娃娃竟然也听他的话,拿一只机关鸟能玩一天。等他下课回来就看见小娃娃搂着外面来的滚滚打瞌睡,旁边堆着拆烂的机关,上面还有隐约的牙印。
十三岁时他做了第一只机关小猪,做工粗糙,也只能做些不开刃的小箭头,拿去送给小师弟,换来小娃娃欢天喜地的模样。
小师弟也开始学习唐门技艺,因为不爱说话总被同龄孩子排挤。大人不会管小孩子的打打闹闹,他就去给小师弟出头,回来却被师父训了一顿。罚跪的时候小师弟跑过来,做贼似地塞给他一块糖糕,转身又跑了。
年岁渐长,小师弟与他话多起来,不再小心翼翼,偶尔也开些玩笑,他便以为小师弟性格开朗了,为此高兴许久。再过许久他才知道,那些开朗玩笑只是给他一个人的,别人眼里的小师弟依然寡言无趣,但再也没人敢去欺侮他。
门中惯例,外堡弟子十六岁便出堡历练,漠北江南走一遭,再决定各人的出路。他向师父师姐辞别,再去找小师弟。小师弟抱着只机关小猪,眼泪汪汪地看他。
被同门欺负、在黑山谷中迷路遇险都不曾掉过眼泪的小娃娃,哭起来可不同寻常。他手忙脚乱地去安慰,却是越闹越凶,最后打着嗝说,师兄不准不要我了。
他说好好好,师兄不要你就是小猪。
师兄不要受伤,要快回来。
他立刻许诺每月传书,拉勾作保。
师兄不要喜欢别人,要喜欢我。
他哭笑不得,点头道师兄最喜欢你,不会喜欢别人。
小娃娃这才满意了,抱住他的脸吧唧一口,再把沾了眼泪鼻涕的机关小猪塞给他。
不知道小家伙哪里搞的材料做出来小猪,他慢慢擦干净想,可比自己当年做的那只灵巧多了。

小猪背上还另嵌一块木板,歪歪斜斜刻着“师兄是我的”五个大字。他看着那五个字随着小猪在眼前转,总觉得,这只果然还是收藏价值大于实用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睡觉之前写的,没了。

评论(3)
热度(17)

© 假发及腰 | Powered by LOFTER